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味千拉面无力自救

原标题:味千拉面无力自救 来源:界面新闻©

本文来自:界面新闻,记者:卢奕贝,原文标题:《味千拉面无力自救,2020年亏损近8千万》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味千拉面2020年的业绩颇为惨淡。

3月26日,味千(中国)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味千中国”)公布了2020年全年(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)业绩,期内公司营业额同比减少29%至18.2亿元人民币;净利润亏损7786.8万元,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.56亿元,由盈转亏。

在疫情冲击下,味千拉面已经在控制成本上努力自救了。

首先是大规模关店。财报显示,2020年味千拉面集中将经营表现不尽理想的门店关闭,并采取稳健的开店策略。截止2020年12月31日,味千拉面拥有快速休闲连锁餐厅722间,较上年同期的799间减少了77间。

此外,味千拉面也在尽力压缩其它方面的成本。比如在人工成本上,2020年度的员工成本比上一年同比减少了29.8%;水电、广告促销、店铺管理费等其他经营开支也比上年同期减少34.1%至4.2亿人民币。

不过这些举措均未能扭转味千拉面惨淡的餐厅业绩。即使是在疫情缓和许久的2020年第四季度,味千拉面的营业额也只有2019年同期水平的近85%。这跟味千拉面大规模关店止损有关,但在最近几年,味千拉面的颓势已经非常明显。

2018年~2020年的最近3年里,味千拉面的公司股东应占溢利分别为5.5亿元、1.56亿元、-7786.8万元。由此可见,即使没有疫情影响,味千拉面的净利润也一直处于持续下滑态势。

一个明显的事实是,味千拉面老了。

味千拉面自1996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。作为日式拉面在中国的“鼻祖品牌”,吃一碗味千拉面曾是人们在日本动漫、影视剧以外最容易接触日式文化的窗口。但25年过去后,味千拉面早已提供不了什么新鲜感。

味千拉面跌落神坛的节点是2011年的骨汤门事件。当年7月,品牌被爆广告造假,其着力推广的“纯猪骨熬制”的汤底,实际上是以浓缩液勾兑而成。真相被披露后,味千中国市值应声暴跌40亿港元,并且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难以翻身。

另一方面,自2014年开始餐饮市场竞争日益加剧、互联网对餐饮行业的不断渗透并重塑了消费习惯等,都让跟不上节奏的味千拉面在竞争中倍感吃力。味千拉面的式微,却为跟它同类的日式拉面连锁品牌让出了市场。如一风堂、歌志轩等品牌来势汹汹,中国消费者可选的日式拉面品牌得到了丰富。与此同时,各类日本料理店也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。

眼下,越来越多如和府捞面、遇见小面等面食类新消费品牌正在资本的推助下崭露头角。但味千却还是从前的那个味千。

作为拉面连锁品牌,味千的产品线非常简单,主要为日式拉面、饭食、小食,多年以来它产品本身的变化并不大,在包括地租为首的各项成本上升压力之下,味千拉面把加价、关店等压缩成本的方式作为应对策略,而不是提升产品力。

大众点评上,味千拉面口味一般、种类单一、服务不好等评价不是少数,但它还维持着一个不低的客单价。据财报,2019年、2020年中国内地味千拉面的人均开支分别为48元、46.5元。

于是,来这的人越来越少了。味千拉面2011年上半年的巅峰时期,其中国内地市场的餐台周转次数为5.2,但到2019年,其餐台每日周转次数变成了3.4,2020年进一步降到了3.0。

品牌老化之余,让味千拉面日子越来越难熬的重要原因,还有这家公司屡次出现的投资失利。

2020年,味千中国2015年投资内地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生态农业(下称“鸿轩”)确认减值亏损,大幅拖累了其2020年度的业绩。近期,鸿轩及其控股股东涉及多宗诉讼案件,偿债能力成疑,味千中国随即将此前投资的6130.6万元确认为减值亏损。在更早以前,味千拉面还因为投资百度外卖失利,于2017年巨亏4.87亿元。

处于劣势中的味千拉面,依然在设法重新拥抱年轻人。

自2019年起,味千拉面对门店进行系统性的升级,开发了多种新代门店风格,包括味千拉面旗舰店、IP主题店以及标准店三大店型,努力想要提供新鲜感。2020年的惨淡似乎也让它痛下决心,大力进行门店调整。2020年12月,味千拉面一口气开出了21家门店,几乎全部沿用以日式亭台为主题的第7代装修风格。

在产品上,味千在2019年开始加快上新速度,平均每季度推3~5款新品;在营销上,味千也在加强节假日营销,此前还曾举办过“全城免费吃生日面”活动;在渠道方面,味千加速发展外卖业务。

只是这些已日趋常规化的运营操作,很难让味千拉面在众多同行里脱颖而出。

本文来自:界面新闻,记者:卢奕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kok体育手机版_APP平台 » 味千拉面无力自救